奥门金沙总站-点击进入


拍卖就是艺术品价值发现的过程

拍卖就是艺术品价值发现的过程


来源:中国收藏投资网  文章作者:宋振喜

  东方网东方财经10月12日消息:驰翰拍卖坐落于上海的巨鹿路,这是一个两边老建筑林立,富有深厚的历史感和文化气息的街道。驰翰一楼前厅是一幅张大千的对联“年少五陵骑白马 将军百战取黄龙”,给人扑面一股艺术的气息。也许是十余年银行业的从业经历,驰翰拍卖的总经理曹峥嵘给人沉稳、谨慎的印象,对收藏、拍卖的情况,投资理念非常强,而对东方收藏建立“海派艺术品市场信息发布平台”也表示认同和支持。近日,就弛翰秋拍的情况和艺术品市场近期的一些热点话题,曹峥嵘接受了记者的采访。

  记者:比起北京,上海的拍卖行表现得非常低调,驰翰也是如此,媒体相关报道比较少。您能介绍一下驰翰的渊源和经营理念吗?

  曹峥嵘:驰翰拍卖公司从2010年3月开始首次拍卖,三场大拍成交总额从5700万到1.2亿元,再到1.4亿元,成长非常稳健。并且所有拍品中,没有超过千万的拍品,成交额全部依靠高质量的拍品,累积而成。

  作为一家民营的拍卖公司,驰翰拍卖定位在中端艺术品,不注重“天价”和成交总额,更注重保证拍品质量,追求实际成交,规范操作,树立口碑,通过长期生存、运营,实现利益最大化。

  记者:能给我们介绍一下驰翰2011年秋拍的情况吗,有哪些亮点。

  曹峥嵘:驰翰本年秋拍作品超过50%来自海外,除了台湾、日本,还在美国的洛杉矶、旧金山和纽约进行了巡回征集。

  徐悲鸿《奔马图》

  特别推荐的是《辛亥百年百位名人墨迹专场》,其中部分拍品参加了上海精神文明办在上海美术展览馆举办的展览,部分拍品还在10月9日的《新闻晚报(微博)·辛亥百年墨迹》中刊登介绍,拍卖内容包含:名人信札手稿、影像旧照、书法绘画及各种具有特殊历史意义的纪念物品等,涉及人物广泛,涵盖了对近代变革、晚清维新、辛亥革命爆发、民国建立、全面抗战等各个阶段的文人墨迹。其中包括孙文、孙武、黄兴、庄蕴宽、杨度、孙武、王蕴章、老舍等民国知名人士墨迹。

  张大千《仕女图》

  记者:我们注意到市场有“海派作品被低估”这个话题,可是海派中的张大千、吴昌硕、黄宾虹、陆俨少,在市场中却很受追捧,且价格都不低,您怎么看这个问题?

  曹峥嵘:张大千属于世界级的画家,在国外很多博物馆里都有他的作品,像黄宾虹、潘天寿、陆俨少,虽然属于海派画家,但在浙江的市场行情会更好。

  即便将他们都广义的归于海派画家,海派作品仍然被低估,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,一是只有少数海派画家价格较高,比如陆俨少、黄宾虹等,更多的海派画家群体,比如传统的吴昌硕、赵之谦、“三吴一冯”,相比同时代的北派画家,低估明显;二是价格比较高的一些画家,也只是其有代表性的精品价格较高,大多数作品仍被市场低估。

  记者:您认为近现代海派艺术家中,哪些艺术家的投资机会比较好;当代海派画家中,哪些的升值潜力比较大。

  曹峥嵘:近现代的海派艺术家中,比如名气非常大的冯超然、吴待秋、吴子深、吴琴木等,市场低估都非常明显,如果从投资机会来看,我觉得朱屺瞻、汪亚尘目前价格较低,升值空间比较大;当代的海派画家中,陈佩秋、车鹏飞、韩敏、陈家泠作品的投资机会都很好,我个人比较推荐韩天衡先生的作品,相对价格不高,但潜力巨大。

  记者:艺术品市场是否有泡沫;对未来市场是否乐观;艺术品市场上升空间还有多大。

  曹峥嵘:目前的艺术品市场的确有些“热”,有泡沫也是正常。作为新兴的投资渠道,艺术品市场未来的情况还是取决于中国经济这个大环境,我觉得艺术品市场行情还有很长的一个大浪,我比较乐观,谈到短期,行情涨快了,调整也是正常的,今年下半年、或者明年,都有可能,但是调整结束,艺术品市场还是向上的。

  记者:制约市场最大的负面因素是什么?

  曹峥嵘:我觉得“拍假”和“假拍”是目前最大的问题。“拍假”就是明知是赝品,还堂而皇之的上拍,以获取暴利;“假拍”,主要指通过不正规的操作,将拍品成交价格“做”得非常高,而真正的市场行情却远远低于这个价格。其目的就是通过炒作来获利。后者的危害最大,因为这样的做法搅乱了市场估值水平,对从业者、投资人和整个行业都造成危害。

  记者:2011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春拍成交额428亿元,北京嘉德2011年秋拍起拍价超过1000万的单品就近百件,其中齐白石《松柏高立图·篆书四言联》拍出4.225亿的天价;北京保利2011春拍成交额61.3亿元,刷新中国艺术品拍卖单场成交世界纪录。上海拍卖成交最高价格尚无过亿元作品,成交总额远远落后于北京的拍卖行,您认为其中的原因是什么?在接下来的2011秋拍中,京沪的差距是否会缩小?

  曹峥嵘:南北拍卖的差距的确非常的大,主要体现在总成交额和单件拍品价格上。原因有很多,比如一些大规模的拍卖行,拍品总数巨大,一场大拍可以达到几千件;拍卖类别比较多,涵盖近现代书画、瓷器、杂项、当代艺术、家具、珠宝钟表、古籍善本、酒类等等;由于经营理念、运营思路不同,造成了市场规模上的差距,短期内这个差距很难缩小。

  南方的拍卖行,目前更注重精品意识,且群雄并起,虽然体量不如北方的拍卖行,但竞争力并不弱。

  记者:新华网曾报道保利、嘉德、瀚海、匡时四家拍卖行涉嫌假拍,近日西泠印社(微博)《华祝三多图》拍卖结款过程中,两次公告澄清买受人已付款、西泠印社已向委托人结款。请您谈谈假拍,假拍的危害、西泠印社这次反应为何如何强烈以及驰翰对待“假拍”的态度。

  曹峥嵘:刚才已经提到了假拍的危害,说到任伯年的《华祝三多图》,首先,任伯年加入“亿元俱乐部”,对整个海派艺术品的价值发现,行情推动,有积极的意义;西泠印社积极快速的回应是非常值得肯定,也说明成交的真实可靠。值得商榷的是,拍卖行有一个很重要的义务,就是保护委托人和买受人的隐私,不应该公布委托人的真实身份。

  记者:近日,媒体报道徐悲鸿7000万画作被指系中央美院学生习作,驰翰如何看待这个事件,驰翰是如何将赝品挡在门外的,对待有争议的拍品,驰翰通常如何操作?

  曹峥嵘:书画作假通常分为有摹本的仿造或没有摹本的臆造,共同的特点是针对作者的艺术风格和创作手法作伪,而这幅作品不是“赝品”,根本就是指鹿为马。

  驰翰拍卖在拍品征集过程中,把关还是非常的严格。自己团队意见不一致的作品,是坚决不上拍的,对待重要的拍品,还要通过外部的专家的审定。而且对于已成交的拍品如果产生异议,还可以通过双方均认可的第三方书面认定,如果确系伪品,可以取消成交,退还全部金额和相关费用。

  而且,驰翰还在尝试比较新的投资方式,对于投资人在驰翰拍卖中购买的艺术品,驰翰可以在约定的期限、约定的价格,实施回购,这类似于一种期权,如果作品市场行情高于约定的回购价格,投资人还可以自行出售,以获取更大的利润。这也表明驰翰对于自己选中的拍品信心非常的强。

  记者:对现下的艺术品市场,作为艺术品拍卖行业的资深从业者,您能给艺术品收藏、投资者们一些建议吗?

  曹峥嵘:艺术品投资的门槛还是比较高的,第一要资金,第二要眼力。关键的一点,不懂的东西不要买。对于艺术品比较陌生,但又看好这个市场的投资人,可以选择自己信得过的艺术品理财产品或私募资金,如同证券市场,不一定要买股票,可以选择买基金,把投资交给懂的人来运作。驰翰投资公司业已开始这方面的运作。

  宋振喜/文


·上一篇文章:艺术拍卖赝品“黑洞”的反思
·下一篇文章:马西姆:中国当代艺术发展需要包装


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:
/news/shsc/111012141843I18C393C275HKJ4BDK7.htm



奥门金沙总站
Baidu
sogo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