奥门金沙总站-点击进入


大资本逐利漩涡:当代艺术品逼近亿元

大资本逐利漩涡:当代艺术品逼近亿元


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  文章作者:佚名

  当代艺术品价格“一路狂飙”。

  1986年涉足当代艺术品收藏的台湾收藏者林明哲,过去十余年一直称,“做收藏要耐得住寂寞”,如今,伴随当代艺术品价格的飞涨,他开始陆续出货手中藏品。

  当年以数百元收藏的当代艺术品,如今纷纷在拍卖行卖出上千万身价,林明哲过去20余年的隐忍,终于“收获”。与林明哲一样,伴随2006年单件艺术品首破百万元,到当年又破千万元,再到2011年春拍《生生息息之爱》创造当代艺术品7906万港元的纪录,中国当代艺术品收藏界“火了”。

  火爆的投资市场格局之外,当代艺术堕入被炒作漩涡。林明哲认为,与欧美艺术家作品相比,当代艺术家作品目前拍价并未达到顶峰。但收藏者唐炬则认为,现在投资市场中,以炒作为目的的基金和以爱好为目的的收藏家比例差别悬殊,这一投资成分结构并不合理。

  这一过程中,创造上述诸多纪录、被称为当代艺术“四大金刚”的张晓刚,却并未因作品升值而快乐。他对本报记者表示,“作品早已经卖出,现在的即使卖出天价,也与我无甚关系”。

  虽然价格已经高企,但当代艺术品价值似乎到顶。10月1日,香港苏富比秋拍将拉开大幕,其中,张晓刚作品“大家庭系列”估价即为5800万至6500万港元,该作品被认为很可能将拍至上亿,创造当代艺术品拍卖纪录。

  被炒作者张晓刚

 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其作品价格上涨了13倍之多。

  虽然画家本人对日趋火爆的市场态度冷漠,但张晓刚实为当代艺术中被炒作的第一人。

  2006年1月,张晓刚代表作之一的《大家庭》(2003年作品)在江苏嘉恒比拍卖会上以226万元拍出,成为其第一个“百万纪录”。此后,他的画作成为了各路藏家的“抢手货”。

  2006年3月,其属于相同系列作品的《血缘系列:同志120号》在纽约苏富比拍卖会上以783万元成交,此前的2005,张晓刚作品《血缘系列》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仅以57万元成交,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其作品价格上涨了13倍之多。

  同年,纽约苏富比的秋季拍卖中,张晓刚更有5件作品在春季的基础上又得以突破,如《天安[4.10 0.00%]门》和《父与子》分别以1912.24万元和1556.08万元的高价突破了千万元大关,更创张晓刚作品成交价格的新高。

  苏富比2008年春季拍卖会中,张晓刚的《血缘:大家庭3号》以4200万港元的成交价成为目前香港苏富比春拍的最高价。与2005年同系列拍品相比,张晓刚此时作品飞涨约70倍。

  2011年苏富比春拍,张晓刚《生生息息之爱》成交价7906万港元,再创当代艺术品拍卖最高价。当时,该作品估价2500万-3000万港元。10月1日,张晓刚作品“大家庭系列”即将开拍,估价为5800万至6500万港元,若按照《生生息息之爱》成交价和估价的比值计算,“大家庭系列”很可能首创当代艺术品超亿元纪录。

  除了张晓刚之外,周春芽、方力钧、罗中立、曾梵志、刘野、陈丹青、王沂东、何多苓、冷军、郭润文等人,也成为当代艺术品“过百破千”万元级别的重要作者。

  事实上,作者并未从某一作品升值中得到实惠。手握万余件当代艺术品的林明哲对本报记者表示,即使是张晓刚的作品,在作者创作初期,他也有仅靠几千元购进的,大部分现在知名的作者,他早期都是在万元以下的成本购得。

  对于市场的认可,张晓刚对本报记者说,“开始时候兴奋了几天,随后,就很平淡了,现在几乎不怎么关注了。我现在都不知道画在谁手里,也不关心它的价格,仅是大家由于我的画价格飞涨之后,来过分关心我,才使得我有一些被打扰的感觉”。

  炒作漩涡

  藏家投资者和单纯逐利的商业投资者比重严重失衡,导致整个市场追逐投资回报的倾向性非常明显。

  在张晓刚身上,同一系列作品,3年时间,价格飞涨约70倍。当代艺术品从百万元级,升格至千万元级,用了不足一年时间,而从千万元逼近亿元级,也只经历了5年时间。

  当代艺术品投资市场,炒作的影子尽显。

  对此,1995年怀揣1000万元进入当代收藏圈的唐炬称,今年在香港佳士得拍卖的陈逸飞的《四重奏》自己虽然非常需要,因其价格不菲就未能如愿,他在此次春拍中感受到,个人藏家被大资本逐步边缘化。

  事实上,伴随2006年张晓刚作品在江苏嘉恒比拍卖会上以226万元拍出,成就第一个“百万纪录”,众多投资基金、机构和大企业如民生银行[5.93 2.95% 股吧 研报]等纷纷涉足当代艺术品投资领域。

  众多有背景的机构、基金企业的进入,他们能够聘请专业的艺术品投资顾问,做各方面分析判断,因此,艺术品拍卖市场大多呈现两极分化状况。一般性作品基本无人问津,鱼龙混杂时期成为过去;拍卖中的亮点作品被有实力的机构或个人竞相追捧,不断创出拍价新高,最终落槌价格比较坚挺。

  在唐炬看来,艺术品投资市场已经迎来一个事实:拍卖场已变成顶级艺术家及作品的舞台。“西方艺术的最高峰点已达到1亿多美元,中国艺术品达到10亿元不是没有可能”,唐炬坚定的认为。

  在这一过程中,相互炒作成了价格飞涨的关键。唐炬称,整个投资市场确实存在不合理的状况,藏家投资者和单纯逐利的商业投资者比重严重失衡,藏家投资者占比太小,导致整个市场追逐简单商业投资回报的倾向性非常明显。

  接近当代艺术品基金投资者的人士称,“自2006年中国艺术品投资火热以来,大批内资和外资的基金涌入该领域,他们的操作方法是3-5年为一个退出周期,在这一过程中,寻找合适的艺术品投资逐利,是其主要的工作方式。”

  唐炬透露,“我接触的基金公司,很多都已经完成了第一笔投资周期,并且已经获得不错的投资收益,大部分的投资基金已经在进行第二轮的融资,准备继续在该领域获利”。

  乐观者林明哲称,从这一市场的容量、以及国外市场的经验对比看,国内当代艺术品投资市场应该还有10年上升期。

  梯度转移尴尬

  大陆收藏者和投资者成了相对高价的当代艺术品的接盘者。

  在林明哲看来,产业梯度转移是该轮当代艺术收藏火热的重要原因。

  据其介绍,当代艺术收藏和众多产业有着类似的逻辑背景,很多最早邮轮泄詹氐牟皇侵泄耍桥访廊耸浚螅谏鲜兰80年代,改革开放之后,台湾、香港、马来西亚等地人士开始关注当代收藏。

  中国当代艺术收藏最重要的欧美藏家,是尤伦斯夫妇(Guy &MyriamUllens)。他们对中国艺术品收藏已有50年历史,最近几年,由于年纪增大,该夫妇不断在拍卖市场出售当代艺术品,这也掀起了国内当代艺术品的高价潮。

  继今年春拍,香港苏富比2011秋将再次推出尤伦斯珍藏以及玫茵堂珍藏专场。其中尤伦斯夜场命名为“尤伦斯重要当代中国艺术收藏:蜕变─当代中国艺术的革新与演化”。林明哲称,当代艺术品众多精品都是在欧美,这与近现代很多精品在欧美逻辑一致,大陆的收藏对艺术品的赏析能力发展相对滞后,这导致了大陆收藏者和投资者成了相对高价的当代艺术品的接盘者。


·上一篇文章:中国艺术品市场破千亿 艺术品保险谁来埋单
·下一篇文章:拍卖市场鉴宝潜规则浮出水面 买卖背后有风险


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:
/news/shsc/11922144011KEGGGD7JAECF4E5HJI20.htm



奥门金沙总站
Baidu
sogo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