奥门金沙总站-点击进入


毕加索和马蒂斯的古怪关系

毕加索和马蒂斯的古怪关系


来源:新民晚报  文章作者:佚名

  毕加索说过:“如果有人在一张地图上标出我曾行经的所有旅程,并且用一条线连接起来,也许会连成一只牛头人身的怪物。”

  为拍摄专题片《寻找毕加索》,我和同事奔走于法国和西班牙之间,寻觅大师的生活轨迹,探求其艺术创作奥秘。毕加索虽说去世已近四十年,但所到之处,无论是画出《科学与博爱》的巴塞罗那普拉塔大街,孕育《亚威农少女》的蒙马特高地“洗衣坊”,还是诞生《格尔尼卡》的奥古斯汀大街画室,我们都能深切地感受到,毕加索的影响非但没有因时间流逝而消减,反而拥有更大的磁场与能量,仿佛仍能隐约听见那西班牙公牛般的吼叫声。尤其是徜徉于尼斯蔚蓝海岸的“安提布城堡”和戛纳的“加州庄园”,当地人都会向你描述毕加索与马蒂斯既亲近又敌对的古怪关系。

  毕加索与马蒂斯的相识缘于集作家和收藏家于一身的格特鲁德·斯坦因女士,斯坦因文学创作成就卓然,海明威曾深受其影响。同时,她也有敏锐的艺术审美眼光,收藏大量塞尚、马蒂斯等大师作品,对尚在“洗衣坊”过着波希米亚生活的穷画家毕加索更是青睐,她认为“毕加索和马蒂斯都有着一种属于天才的雄性气质。”正是在斯坦因的撮合下,两位相差12岁的现代艺术巨人终于在巴黎见面。毕加索与马蒂斯性格迥异,犹如南北两极。马蒂斯沉默寡言,不苟言笑;而毕加索则激情似火,喷薄欲出。那时的马蒂斯早已功成名就,风流倜傥、雄姿英发,是巴黎上流社会的宠儿。对于初次接触,觉得相谈甚欢,和谐自如。但毕加索的回忆却截然相反,“马蒂斯滔滔不绝,我却说不上什么话,只顾回应,哦,哦,哦,实际上,我只是该死的莫名其妙!”以后很长一段时间,毕加索一直耿耿于怀。

  然而,这并不妨碍他们之间的交往。马蒂斯向毕加索推荐非洲雕刻和象牙海岸扁平面具,与此同时,古伊比利亚雕刻也进入毕加索的视线,他被这些原始艺术深深感染。于是,立体主义萌芽在他心中生根开花。对此,马蒂斯不无得意地说:“在雷恩街,我常常经过佩尔·索瓦热的商店,窗上常有小巧玲珑的黑人雕刻。我被他们的特征,尤其是线条的纯真打动了,因为这简直和埃及艺术一样好!于是我买了一个给斯坦因。不久,毕加索来了,他立刻喜欢上这个小雕塑。第二天早晨,我走进他的画室,看到地上扔满画布,每张画布上都画着同样的内容——一副女人的面孔,上面只有一只眼睛,长长的鼻子一直伸进嘴里,肩上披散着一蓬头发。立体派就这样诞生了。”因此,马蒂斯对毕加索有着父亲般深深的爱。而毕加索年少气盛,又胸怀嫉妒之心,时不时地把马蒂斯视作自己艺术上的劲敌,甚至语出惊人:“与我相比,马蒂斯不过是个少妇。”特别是《亚威农少女》横空出世,让毕加索名声大噪,他试图以自己的立体主义与马蒂斯分庭抗礼。一向温和的马蒂斯对《亚威农少女》完全不屑,大骂这是对现代艺术的嘲弄与亵渎,甚至扬言要“搞垮”毕加索。有趣的是两人还是照常互换作品,只是有时会耍些小伎俩。那就是在挑选作品时,不选自己觉得有趣的作品,“反而选择对方最乏味的作品,日后再用(自己选择的画)来示范对方的平庸。”(斯坦因语)。可是,在内心深处,毕加索还是对马蒂斯充满敬畏。他曾指着自己收藏的马蒂斯《玛格丽特肖像》和《男人、女人和孩子》两幅画,分析它们与《亚威农少女》的某些相似之处,“你应该把我和马蒂斯在那个时代所完成的每幅画放在一起审视。没有人比我更仔细地研读马蒂斯的作品,也没有人比马蒂斯更深地了解我的作品。”那时的马蒂斯,在艺术上早已进入“平衡、纯净与宁静”的状态,“犹如一把舒适的躺椅,为心灵提供休憩的奢侈。”而毕加索仍然处于焦虑和痛苦之中。

  马蒂斯后来一直定居尼斯,蔚蓝海岸迷人的阳光使得他的绘画更加绚烂多姿。不幸的是,他晚年因十二指肠肿瘤接受手术,造成半身瘫痪,行动受到限制。但创造力依然旺盛,只是寂寞时常爬上心头。那时,毕加索只要来南方,总是去看望马蒂斯。为了让老友高兴,他特意关照同行的情人弗朗索瓦穿上马蒂斯喜爱的“紫色”和“柳绿色”服装。马蒂斯果然大喜过望,主动提出为弗朗索瓦绘制肖像,不想,却惹毕加索醋意大发,不停地嘀咕:“真是的,太过分了,我跑去替莉迪娅(马蒂斯秘书兼情人)画像了吗?”在交谈中,马蒂斯偶然也会流露出对身后名誉的忧虑。他拿着美国画家波洛克和马瑟韦尔的画册给毕加索看,“一代人、两代人,以后,这些画家中谁还会打心眼里记住我们,像我们对莫奈和塞尚那样。”每当毕加索要离开时,他总是喃喃自语:“希望你常来,我们应该在一起多聊聊。如果我们俩有一个死了,有些话,另一个人就再也没法跟人说了。”说话时,神情黯然。

  马蒂斯去世后,他女儿玛格丽特多次致电毕加索。毕加索一通电话也没接,也没出席葬礼。数月后,毕加索出人意料地以马蒂斯的色彩融入自己的形式语汇,改画了德拉克洛瓦的名画《阿尔及尔的女人》。他以这种独特的方式悼念马蒂斯,并记录彼此近半个世纪的友谊。

  “马蒂斯:色彩;毕加索:形式。两个伟大的流派,一个伟大的目标。”康定斯基一语中的。


·上一篇文章:解读发明家达·芬奇科学与艺术的想象
·下一篇文章:达芬奇生平介绍


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:
/news/world/11114125617HFIE03GGCEFD7I4CD95B.htm



奥门金沙总站
Baidu
sogou